火烈鸟那个一身红🦩

凌丂夨凌祁柩在线方自己
佛系更文时间不定

害。

我就说我表情包怎么这么多。

想要赞,想要推荐,想要关注,想要粉丝

啊想要想要想要

lofter:不,你不想

好的。🌚

自我简介

call me 鸟哥,或者叫我火烈鸟

置顶

诶呦wass up!

我是面临中考的学生还要学习射箭骑马

对世界的邪魔外道要懂得如何应对潇洒

表面笑容伪装得天衣无缝无法判断真假

早已佛系的写手教你从容不迫喝杯热茶

我是单枪匹马的赵子龙

还是仰天长啸的谭嗣同

疯言疯语像个疯子艺术理想在心中

人生名言不含哲理

遵寻着自我的道理

多喝热水少吃药

不咋运动老睡觉

如果非要跟我闹

就一拳把你打爆

佛系更文,每周一更,主写虐文(不喜勿看)

主写德云社cp与防弹cp

all锡all泰贤华党

圈名凌祁柩或者凌丂夨

企鹅号1941253332记得说明来历。

防弹少年团,德云社,潘粤明。

家里养了只猫叫代柚子,不定时更新动态。

因为做错事而被罚困在被子里的某喵

当事猫代胖柚表示

是被子先动的手我真的没有咬它

你看我多么嫌弃那个沙雕主人就能明白一定是他陷害的我,喵。

动物拟人向

第一视角

第一次写,多多担待。

声音主要参考抹香鲸(听一次真的会爱上哦)




Listen,The whale are calling。

鲸,是海的孩子。

声音,是大海赐予的礼物。

鲸落,是鲸在生命最后时刻,还给大海的恩情。




“我”出生在一片大海里。

海很大,很宽,很深邃,很温暖。

母亲说,大海赐予我们最神秘,最古老的生命。这是大自然的馈赠,亦是生命的真谛。

“我”的鱼鳍很大,大到可以把我整个拖出水面。“我”喜欢在水里游动的感觉,就像是水流穿过我的皮肤,“我”在海里,和海水一起跳舞。

“我”曾经问过母亲。

鲸死后,会去到哪里?

她沉默了,只说了八个字。

“回归大海,回归自然。”

“我”起初并不明白,大海本就是我的家,何谈回归啊?

在“我”的认知里,自然亦大海,大海亦自然。

直到后来。




母亲的躯体慢慢的,慢慢的,飘向海底,我潜不下去,那太深了。

可时过境迁,那片海域变得也不一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里的生物好像变多了。

有了成群的珊瑚,成群的鱼,成群的生物链,成群的生命。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与其说是回归大海,回归自然,不如说,是回归大海,回馈自然。

自然所产生的每一个生命,都有它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那是你在经历过一些事情才会明白的道理。




时间很快,“我”也老了。

可迷茫和恐惧,丝毫没有。

“我”安静的找了一处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深邃海域,像母亲一样任由自己的身体飘落,沉向海底。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在流逝。

但“我”听到了什么声音,是什么,细小的,悄声无息的声音。

像是珊瑚找到养分的生长声,像是浮游生物找到避难所的欢呼声,像是鱼群看到食物的游动声。像生物的悦语,像大海的低鸣。




那是生命的声音。

那是,一鲸落,万物生。


爱情就是要一半一半

马嘉祺X你

@一湉 宝贝要求的沙雕小甜文

定制文,清水向无剧情

不喜勿入。

第一视角可以带入不可上升。




别人的青梅竹马是什么样的?

我好像没有这么想过。

毕竟如果你拥有一个青梅竹马,你也无暇顾及这些。

他叫马嘉祺。




这名字好听吧。是真的好听。

它不止一次吹嘘过自己的名字。相比起他的名字,我的名字像是被随随便便取出来的产物。

爱情不需要来的轰轰烈烈,也不一定是种细水长流。他并不会像明恋一样来的猛烈而激情,但也不会是暗恋得小心翼翼无可厚非。

只是有一份感情藏在心里,不敢说而已。

我对他,就是这样。

看过很多的小说爱情故事,经历过一些称不上是恋爱的感情,听人讲过或多或少无聊枯燥或激情昂扬的故事。

但是当爱情真正来临时,也许慌乱,也许冷静。

第一步,试探。

“你说,要是你以后都找不到对象咋整。”

“那怎么,你当我对象呗。”

如果忽略掉微弯的嘴角,表情还是很严肃的。

“不可以,想都别想,我是你给予不到的黑玫瑰。”

生活往往是个矛盾体不是吗。




还记得,因为竹马这层身份,两家总是一起吃饭。在饭桌上总是会有个“交换菜品”的习惯。不管今天的菜是对方喜不喜爱,总会从对方盘子里夹一筷子回来,再把自己盘子的菜夹回去一些。

这个习惯,到今天都没变。

嘛,爱情就是要一半一半对吧。

可是一半一半的感觉就在他出道的时候破灭了。

谁都会有这种错觉吧,他那么优秀,我怎么配得上他。

他开始进入大众的视线,被所有人喜爱,如果现在爆出来他有女朋友,大家会怎么想。

也许真爱粉会选择祝福。那其他人呢?也许会说他,骂他,在网上无故谩骂着自己再也不相信爱情。

诅咒,仇恨,无缘无故的引战和舆论就会来到他的头上。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更不是他们的粉丝想看到的。

无厘头的愤怒,只会让无辜的人深受其害,犯罪的人更加猖狂。

嗯,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变成了他的守护天使。

和千千万万个守护他的人一样。

特别一点的地方,我和他私底下有很多真心话可以说。

那个习惯还是没有变,餐盘里的饭菜又是你一点我一点。

说了嘛,爱情就是要一半一半的。

可是今天有点不一样,他像是想要深夜买醉,菜没吃几口,酒却喝的很多。

“喂,你不要喝了,你身体不要了啊。”

“喂喂喂,马嘉祺,放下酒杯。”

然后,他抓住了我的手,头抵在我的肩膀上,说,“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哇,心动了。

和年少的心动不一样,好感和喜欢是不一样的。具体怎么区分,靠感觉呗。

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喝这么多酒了。

羞涩的少年,还是知道什么叫做“酒壮怂人胆”的。

“可你的粉丝,你的事业,你有女朋友,很多人都回来说你,那很不好。”

“不好又怎么样,如果因为我有女朋友了就脱粉,那他们当初粉我干嘛……哪个明星到最后不都是要经历这一步吗。”

他很好看,喝醉了更好看,两边脸颊红红的,还有点小可爱。

是啊,他都这么想了,他都这么勇敢了,我还在怕什么?




马嘉祺公布恋情了。

对象是我。

现在我总算有了可以出去吹嘘的资本。

不再像以前一样说的是“我是马嘉祺的粉丝。”而是“我对象是马嘉祺”

哪怕世界与你作对,我也站在与你同一边。不是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而是因为你是我心中所爱。

相信他也是这么想的吧,毕竟我煮我的手,那么坚定。




看吧,爱情就是要一半一半。



夜蔼·壹

cp:前主正泰后微国旻

副cp:糖v,糖旻

结尾也许一小段红白玫瑰梗的国珍。

(作者ps:【唠唠叨叨一堆废话中...】大概就是金泰亨喜欢闵玧其,闵玧其喜欢朴智旻,朴智旻喜欢田柾国,田柾国喜欢金泰亨。然后后来田柾国和朴智旻遇难成为毒枭,闵玧其和金泰亨实施抓捕金泰亨放走田柾国然后田柾国回来卧底朴智旻被挟持然后实施最后抓捕等事情。最后BE了所以不要再问我甜不甜。你觉得我有可能写!甜!吗!开玩笑。)

替代失忆警匪对立梗

刑侦背景

ooc严重预警。

其中一个案件灵感源自一款游戏:utopia的双眸

内有可能有血xing暴li场景,不喜勿入。

是的我又写新文了我知道我有罪我不是人。

其他的文会正常更的。

暴躁易怒心思缜密鸡贼攻

闲散积极向上心情变化心态受

(文中地名人物名皆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前期多剧情破案走肾不走心。

后期多为感情对手戏走心不走肾。




第一案

(一)

浔阳市的天还是很好的,时逢六月初夏,太阳挂在天下但温暖而不毒。要说奇怪也奇怪,浔阳市的天就是这样,晴天不会让人晒的挪不动脚,冬天不会让人冷的不想出门。

跟人似的。挑。

金泰亨顶着这头大太阳慢慢悠悠的溜达到了位于明怀路的犯罪现场。眼见着这边田柾国的脾气暴躁的犹如今天的太阳,金泰亨这才从侧条封住的警戒线下面钻进来。

“瞅瞅,嗯?都瞅瞅。几点了?中午十二点了!一个晚上,我让你们连人带狗搜了一个晚上。就一个公园他妈的连个尸体都找不到?”田柾国手里牵着条警犬。

手底下干活的哪敢说话啊,低着头瞟向金泰亨走来的地方。

救星来了就是不一样。刚还乌云密布这回田柾国瞅见进了警戒线的金泰亨脸“刷---”的一下就变了。

“诶,副队长今来这么早啊。”跟个大型犬一样,金泰亨已经能想象出田柾国身后那尾巴摆动的样子了。

不过,想想就好,这东西安在人身上还是有点怪怪的。“先说说现场情况。”

“啊?啊,哦。”田柾国半天没反应过来,脑子一转才赶忙抽过旁边一小警员手里薄的可怜的档案。

“4.15入室伤害案还记得吧。在逃犯柳小山,在4.15号午夜手持一把伪金属材质的匕首闯入夕阳小区604进行入室抢劫。604本来是屋主宁和平买来金屋藏娇的,当天晚上因为被知道了出轨的事情呢,被老婆扫地出门。”田柾国咽了口唾沫,跟着金泰亨绕着公园边的绿化带溜达,“所以柳小山进入室内实施抢劫时不幸撞见半夜起来上厕所的宁和平,随手抄起来桌子上长达12厘米,也就这么宽,”田柾国把案卷夹在腋窝中间,左右手间隔一段距离稍微比划了一下,“的一把水果刀猛刺进了宁和平的胸口。灯光太黑,柳小山以为自己伤人伤得不重就逃了。可惜那刀直直刺进了宁和平的心室,当场死亡。柳小山走的急,刀上指纹没擦,这就当在逃犯实施通缉了。”田柾国说完合上了案卷,长舒一口气。

金泰亨点了点头,慢慢问道,“那这搜查?”“哦,这个搜查啊,”田柾国指着公园内部的喷泉池。“今早上保洁工人在打扫喷泉池的时候发现喷的水都是红色的,扫也扫不干净。有个大妈大胆尝了尝,呵,那滋味。”田柾国挤这眼睛从喉咙发出一声短叹,“就立马报警。根据血液的入库对比,确认是柳小山的血液。这才开始展开大面积搜索的。喷泉池是这个公园的独立下水道,在地下不连,所以就在公园小范围搜索,以免造成群众恐慌。”

这番言论也不算搞笑,但金泰亨还是笑出了声,“呦,谁不知道南有乔木支队金南俊,北有浔阳支队田柾国。你们两位出了名的暴脾气死心眼,这时候知道注意群众恐慌了?”

不知道为什么,田柾国总感觉自己被讽刺了。

“诶,那也不能怪我啊,”田柾国陪着金泰亨走向绿化带中庭一条通往公园中心喷泉池得石子小路,坑坑洼洼的两人走起来摇摇摆摆跟俩企鹅一样,“主要是他们太慢了,你说说,两个探组十四个人,加上从总队借来的一个搜救小组五个人一人一头犬。这么多人,十五个小时,甭说人还是尸体了,就是个衣服片片都能给搜出来了吧。这公园地底下不和外界相连,连着的下水道还有滤网别说骨头了苍蝇都滤不过去。我就纳了闷了,光见血,有这么邪乎的事儿吗?”

自石子小路向左便进入了一片开阔地带。喷泉池的规模不算大,如果用人头来算,这个平面能容纳二十几个成年男性站在上面。喷泉出口交错排列在石板缝中,有的搬砖已经被搬开,搜救犬和人都在努力寻找着什么。

田柾国和金泰亨从小路中出来,金泰亨没搭话,径直走向喷泉池得四角位置翻看已经被搬开的地砖。手指沾了沾还在往出渗得血水,凑到鼻尖闻了闻。

“一般这样惊人的血量,被害人一定是在受了十分重的伤,或者很有可能是被凶手肢解抛尸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么多血。经过水的稀释呈现出这样一种淡红色。不过……这第一现场在哪,可得好好找找。”金泰亨的眉头皱着就没放下来过。

田柾国正想问金泰亨排查方向,站在金泰亨和田柾国对立面另一角的警员出生喊道,“田,田队!找到了。”




(二)

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搜查。柳小山的尸块也被集合的差不多了。

“现在呢,就是骨盆还有胸腔肋骨这些较难处理的部位没有找到。这凶手也是够缺德的啊。光一节左臂都能切成十几段。”

法医室的铁质案板上,柳小山扭曲的躯体已然变了形。“这样子的话可能要做切片,不完整的尸体还看不出具体死亡事件。等尸检报告吧。珍哥,交给你了。”金泰亨抬头示意。

金硕珍立马接收信号,“好嘞,交给哥我吧。”转身抓着灯罩的把手将灯光聚集在尸块的连接处。“验尸报告大概明天早上的队内会议给你们拿过去。”




(三)

会议室里气氛凝重。

估摸着也是因为柳小山死的蹊跷。

毕竟在逃犯死了,凶手除了罪大恶极,还能是个什么样的人?

“首先在现场我们找到的尸块并不能拼凑成一具完整的尸体。被害人的几个难处理部位还未找到。由此判定,第一现场并不是我们所搜查的公园。从尸体上的DNA比对结果来看,被害者身份已经确认。”小警员林秋手里拿着一塌档案记录对着金泰亨和田柾国的右边桌子陈述案情信息。等一页纸念完了,林秋打开手机的另一堆纸,底下印着,“尸检报告。”的字样。

“柳小山,四十一岁,曾是夕阳小区4.15入室伤害案的在逃犯。犯人很可能是和被害人熟悉的人。尸检报告显示,死者尸体并未形成任何争斗或者打击伤,在被害人肺切片中发现积水,证明死因是窒息导致的机械性休克致死。具体的都在档案上了。”林秋放下手里的尸检报告,转回头拿起一旁的笔递给金泰亨示意他上台讲话。

金泰亨接过笔起身绕一圈走向放置在会议桌前的黑板前。“首先,我们确认公园并不是第一现场。根据死亡时间和公园的开放时间判定。死者是在昨天也就是,三月二十一日星期六被勒死在某个地方然后经历肢解被抛尸在公园的下水道。”此时,金泰亨用刚刚接过的笔在黑板上画出了一个大概的红圈,“因为是周六,人少,公园也不开门。所以凶手一定对这个公园很熟悉,以公园四公里为半径排查监控。想要运行一个四十一岁中年男人的尸体。根据在公园附近发现的轮胎印,大概是一辆底盘低并且间距较宽的中型商务车。另外放出一个探组,去走访一下柳小山在逃前的人际关系。”说完,金泰亨撂下笔做回了原来的位置。

田柾国站起来,“别愣着啊,起来干活。所有人私服行动务必记住不要引起群众恐慌。柳小山是个惯犯,他的案子必定会经过媒体宣扬。林秋,你一会去找李行跑一趟总队,想办法把这件事的对外报道压一压。”

“是队长!”林秋双脚并拢行了个礼,跟着往出走的探组警员一并消失在了门口和走廊的交界处。

金泰亨扶着椅子的扶手起身欲走,田柾国连忙就拦了下来。“等下,哥。那什么,今儿总队那边要送个新人还有个法医过来。这不是下午出外勤嘛。你…去接待一下?”

看着田柾国谄媚的笑容,金泰亨实在是难以言喻的嫌弃。“这来人不应该是你田队花的活吗?怎么还交接我头上了?”

嫌弃真的很嫌弃。

肉眼可见的嫌弃。

不得不说金泰亨在嫌弃人的时候,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很让人心动。田柾国偏过头不看他的脸,“这,你也知道,我脾气急。万一新人做个什么不好我就开始吼。把人家小孩吓着了我也不好交代啊。”

“行了,少贫。欠我一顿饭。看着办吧啊。”

扔下一句话,金泰亨就跟一阵风一样走了。同时带走了田柾国手里的资料。

等到田柾国反应过来的时候可以说是语无伦次了。“艹……一顿饭钱换来的片刻安宁,值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金泰亨在看见新人的时候,就明白了。




(四)

“前辈前辈,你好,我叫男,性别朴智旻。啊不是不是。我叫朴智旻。性别男。是毕业生……前辈你在我们警队特别有名……”眼前的人长得很像糯米团子。

金泰亨有种错觉,总感觉这货是在家泡了一晚上牛奶才出来的,身上总是一股子奶味。“好了好了,先跟我去报道。”金泰亨不知道怎么控制住这只活蹦乱跳的“鸡崽子”只好堪堪抬起手顺了顺因为蹦跳而炸起的毛。

“哦?哦莫!前辈摸我了。前辈你就是我的偶像啊,啊新鲜出炉的,我好激动……”金泰亨笑了,不是因为可爱。

是因为好久没见过这么单纯的孩子了。

自己当初好像也是这样吧……




(五)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来的法医是他。

闵玧其,他的同届毕业生。

军校出来的两人本来约定着一起到警队干刑侦。

他却半路不知道去了哪里,断了联系。

“泰亨,好久不见。”

“啊,嗯…好久不见。”

闵玧其。

我的初恋。











【我真的真的很努力的更文了。】

【我真的真的不想坑的。】

【我真的真的很良心的。】

【所以卑微新人求个赞给我的小学生文笔好吗。】

怕·叁

ooc严重预警

cp成南,南海

暗恋梗



(一)

张九南回府后马不停蹄的就拉着张将军到了屋内,以“商议婚事”的理由支开了包括关九海在内的一种侍卫婢女。

“爹,您猜我今儿个去侯府,瞧见什么好东西了?”张九南神神秘秘的,好似讨到了什么喜事。张将军一猜就中,能让他这宝贝儿子心动的,无非也就是极品冰器和精致的大褂长衫这类的。

张口一句“讨到什么好兵器了?”就把张九南的小心思看的透透的了。

张九南比划着百鸟朝凤的样式,“爹,你是不知。我早有耳闻黑市的百鸟朝凤为古代名匠所制,一盒共九剑,以为首的百鸟朝凤命名。剩下的剑各有千秋。左右配剑玉如意和绕指柔,中通配剑两把千机斩与云遮月。四柄匕首长短不一构造不同,并称风雨雷电,据说这四把匕首在使用之时会产生与其名号相同的声音和技能。至于百鸟朝凤,据说是从火山喷发后的一处矿山中挖出的千年火玄铁,剑柄以冰煤所打造,冰火两重天,可是武器的至上造法啊。”

张将军看着张九南滔滔不绝的样子轻笑几声,“你啊你,若是在正事上用的心思能及你对兵法兵器的心思一半,我这半辈子就算是烧了高香了。”

“不过…”张将军顿了顿,“你确信所看见的,就是百鸟朝凤?”“我确信。”张九南说着,还在比划着百鸟朝凤的长度与宽度。

张将军的眉头一皱,轻轻捻着自己胡须叹气,“这就怪了,圣上想来最忌讳文官私下沾武,别说武器了,文官家丁基本都是宦官出身。这高侯爷哪来的钱财人脉,能在黑市讨到这样的好东西?”

“这事啊,难说。”张九南随意地做在身后的椅子上,“他高侯爷怎样我不管,百鸟朝凤是哪里搞来的名堂也暂且不提。但如若这侯爷准备这些是为了......”张九南指指上头,又慢慢讲食指划过喉咙。“那这门亲事到底该怎么谈,就得好好想想了。”

张将军垂眸,“罢了罢了,既然这门亲事你同意了,改日定个吉祥日子。剩下的事,进了高府再说。”




(二)

等到张九南出嫁了,张赫兰站在门口破天荒的哭的是梨花带雨,声泪俱下。本来精心化的妆,青一块紫一块的糊在脸上,活脱脱成了一个女鬼的样子。

张九南嗤笑,看着张赫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想着自己从小到大也就淘气掉进护城河里头那一次,张赫兰找他找了三天三夜,也就那么哭了三天三夜。等自己嗓子哑了,却还小声啜泣的继续找自己。

如今这场面,倒是真有些当初的派头。

“娘啊娘啊,你说说你哭的这梨花带雨,可是要让儿子心疼,改主意不嫁了?”张九南调笑道,简直就是个未过门的小媳妇安慰自己的婆婆。

张九南还没进门呢就对这种事情如此娴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以前就这么干过。

眼见着高九成的八抬大轿就到了将军府的门口,高九成就骑在马上,一袭红衣,意气风发,带着官帽,眉眼间都是温柔。

身后背了个包裹,那个能看清楚装的是啥,但张九南看清楚了。四四方方六寸尺长,害,这不就是百鸟朝凤箱子的大小吗。

“这高侯爷还真不噎人。说送,还真就送了。”

将军拍拍张九南的肩膀,“再怎么说,以后都是你夫家了,万事小心。”

张将军豪气一生哪是这担前怕后的主儿,张九南心下明了,本来这门亲事来的就不明不白,自己小心些就是了。点点头示意自己懂了,便披上个红盖头,被关九海搀扶着上了轿子。




(三)

“少爷,你说,这高府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啊?”关九海以贴身侍卫的缘由上了张九南的轿子,趁着马车行驶车马喧嚣,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张九南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毫无头绪的皱了皱眉头,“不好说。爹之前要我小心没当回事;可这百鸟朝凤来的实在蹊跷。要说高侯爷确实是高,要是高府真的是私自养兵以下犯上的货色。此行必定要多加防范才是啊。”

关九海也不语,权当是在听教诲了。“这都已经嫁了,您还能刚嫁过去就和离啊。老爷是个武官,咱们下嫁,高府都算高攀了。先别想这些,还是想想今晚你们洞房吧。”调笑的语气,张九南差点就将关九海掐死在了轿子上。

有个这样的侍卫,上辈子我张九南也是造了孽了。




(四)

眼见着就到了高府。

酒席揶揄,举杯言欢。

来的人多多少少都藏着些自己的小心思。

等到晚上夜深人静,张九南才终于揭开面纱,好好的躺在床上了。




(五)

“这就准备睡了?”门口是高九成的声音,张九南惊座起来。

明明叫关九海守着门口任何人不得出入,要说高九成和关九海打个照面,也得有点声响才是。这关九海没声,高九成是怎么进来的?

张九南实在是不怎么会掩饰自己的面部表情,高九成心下明了,脸上还是一副笑着的模样。“不必怀疑,既然以后就是夫妻,我也没什么好瞒你的。文官私下习武是诛九族的罪过,娘子以后,可要好好保密。”

切,说得好听,纯粹就是一切开黑。

张九南全是爱答不理的样子,重新躺回床上。“要是夫君没什么事,我就先睡了。您呢,自便哈。”

意料之中的反应。

高九成也没说什么,转身欲走的时候,“明天和我一起进宫拜见圣上,说是要看看自己指腹为婚的一对还有什么要添置的。另外,想给你谋个官职。”

“做官?我可没兴趣,罢了罢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张九南挥了挥手就当是会意了。

等高九成还想说什么,张九南的呼噜声已经从身后穿过来。




(六)

高九成看着朦胧的月色叹气,“但愿,你是站在我这边的。”




怕·叁(预告)

ooc严重预警

暗恋梗

“你一副不缺我的样子,让我怎么,敢靠近你。”



(一)

张九南回府后马不停蹄的就拉着张将军到了屋内,以“商议婚事”的理由支开了包括关九海在内的一种侍卫婢女。

“爹,您猜我今儿个去侯府,瞧见什么好东西了?”张九南神神秘秘的,好似讨到了什么喜事。张将军一猜就中,能让他这宝贝儿子心动的,无非也就是极品冰器和精致的大褂长衫这类的。

张口一句“讨到什么好兵器了?”就把张九南的小心思看的透透的了。

张九南比划着百鸟朝凤的样式,“爹,你是不知。我早有耳闻黑市的百鸟朝凤为古代名匠所制,一盒共九剑,以为首的百鸟朝凤命名。剩下的剑各有千秋。左右配剑玉如意和绕指柔,中通配剑两把千机斩与云遮月。四柄匕首长短不一构造不同,并称风雨雷电,据说这四把匕首在使用之时会产生与其名号相同的声音和技能。至于百鸟朝凤,据说是从火山喷发后的一处矿山中挖出的千年火玄铁,剑柄以冰煤所打造,冰火两重天,可是武器的至上造法啊。”

张将军看着张九南滔滔不绝的样子轻笑几声,“你啊你,若是在正事上用的心思能及你对兵法兵器的心思一半,我这半辈子就算是烧了高香了。”

“不过…”张将军顿了顿,“你确信所看见的,就是百鸟朝凤?”“我确信。”张九南说着,还在比划着百鸟朝凤的长度与宽度。

张将军的眉头一皱,轻轻捻着自己胡须叹气,“这就怪了,圣上想来最忌讳文官私下沾武,别说武器了,文官家丁基本都是宦官出身。这高侯爷哪来的钱财人脉,能在黑市讨到这样的好东西?”

“这事啊,难说。”张九南随意地做在身后的椅子上,“他高侯爷怎样我不管,百鸟朝凤是哪里搞来的名堂也暂且不提。但如若这侯爷准备这些是为了......”张九南指指上头,又慢慢讲食指划过喉咙。“那这门亲事到底该怎么谈,就得好好想想了。”

张将军垂眸,“罢了罢了,既然这门亲事你同意了,改日定个吉祥日子。剩下的事,进了高府再说。”




(未编辑完,先发一小段预告,正文编辑中...)